50%抑郁症患者是学生:父母有这种特征,最容易养出抑郁的孩子

男孩派   2023-07-10 11:36:03   阅读次数: 410
《2022年国民抑郁症蓝皮书》里,有一组数据触目惊心:

18岁以下的抑郁症患者占总人数的30%;50%的抑郁症患者为在校学生。


青少年抑郁症患病率已达15~20%,接近于成人。


77%和69%的学生患者在人际关系和家庭关系中易出现抑郁。


63%的学生患者在家庭中感受到严苛/控制、忽视/缺乏关爱和冲突/家暴。

想必每一位家长看到这组数据,心绪都无法平息,都在问:

“为什么?明明现在的孩子生活在蜜罐里,为什么还会抑郁?


我们掏心掏肺为了他们,他们为什么还要抑郁?”

69%的学生患者在家庭关系中易出现抑郁!

我们作为家长,就算再不愿意面对,有个事实却始终无法逃避:孩子病了,根源在家庭。

究竟什么样的家庭会养出抑郁的孩子呢?

下面3个真实的故事也许会给你启发:


人人称赞的孩子

突然就不想上学了?

全职主妇金子是在2018年发现孩子“不太对劲”的。

一开始,丈夫突然告诉她“孩子不想上学了。”

她的瞬间反应是:没病没灾怎么就不上学,不上学难道不等于放弃了人生吗?将来孩子如何在社会上立足?

她更想不通的是,一直成绩突出、表现优异、人人称赞的好孩子,怎么会有如此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一直以来,金子跟老公的教育理念不同。

老公始终都认为:学习成绩不是最重要的,不上学也没什么,考不上大学也没关系。

金子特别反对他这样的想法。

现在这个社会,大学生遍地都是,女儿要是连个大学都不上,怎么跟别人竞争?如何在社会立足?

她一直都很庆幸:还好老公做生意比较忙,日常都是我来照顾孩子。

孩子也很争气,5岁上学,小学初中都成绩优异,凭自己的努力考上了重点高中,怎么说不上就不上了呢?

后来,她和孩子单独沟通,质问孩子为什么选择休学?

也因此意外了解到,常年脱发、胸闷窒息、颤抖呕吐已经成了陪伴女儿上学的一部分

孩子之所以选择休学,其实是想自救。

孩子脱发她知道,她想的办法就是买防脱洗发水,找防脱的偏方,从来没有想到过是心理的问题。

金子去找了学校的心理辅导员,她才得知:孩子是抑郁了,已经有半年了!

金子特别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

平时,她跟老公也不怎么吵架,老公对女儿也很好,为什么,为什么,孩子就出问题了呢?

于是,金子开始了拯救女儿之路:

不甘心,四处求证→希望女儿积极接受治疗、早点回学校→女儿病情的反复→焦虑、崩溃......周而复始。


我讨厌妈妈,她根本不爱我

瑜姐是个要强的女人。

她年少时家庭条件一般,父母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和面出摊炸油条。 

在划线提档的年代,瑜姐高考只够上了一个普通大专,大专三年每天举着手电筒看书,读了专升本,又顺利读研,最后到当地最好的高中,成了一名语文老师。

凭一己之力完成个人阶层的跃迁,不大不小的奇迹在瑜姐身上出现了。

所以,面对自己的女儿婷婷,她不自觉地就在想,既然把孩子的学习生活安排到位,她理所应当在父母的托举下,更上一层楼吧?

这样的观念融入到生活里,婷婷就不太好过了。

她不需要有自己的爱好,只需要好好学习;


她不可以参加朋友聚会,只需要认真刷题;


她不需要有自己的想法,只需要背好书里的内容……

但是,女儿婷婷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孩子。

小学时候,在母亲的威逼利诱下,婷婷还能勉强听。

到了初中,她开始叛逆了:不写作业,不学习,竟然有时候逃课跑出去玩;

后来,婷婷和一个成绩挺差的男同学谈恋爱,瑜姐知道了,勃然大怒,歇斯底里的吼骂加棍棒逼婷婷立马分手。

平时,她不停向老师打听婷婷的动向。

瑜姐总是气得大嗓门叫嚷:

“你每天读书都在想什么?你怎么长这么个样子了?”

婷婷也毫不示弱地大喊,“我这个样子怎么了?我怎么了?”

再后来,婷婷拒绝和妈妈交流,她一说话,就摔门进自己卧室,锁门……

婷婷越来越沉默,也不再是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偶然一次,瑜姐发现婷婷胳膊上有自残的痕迹,她吓坏了,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和女儿一起去看了心理医生,孩子最终确诊中度抑郁症。

瑜姐看到结果,傻了眼:

“怎么会这样?我为她付出了一切!”

婷婷却说:

“我讨厌妈妈,她根本不爱我。”


我是为了奖状活着

一直以来,珊珊就是“别人家的孩子”,是父母眼中的好女儿,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一路走来,沿途都是鲜花与掌声。

从小,她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要听话!要好好学习,要考一百分,要评三好学生,要考名校。”

从记事的时候开始,她就知道这是她唯一要走的路。

爸妈就是路上的监督员,一直修正她的一言一行,让她心无旁骛地走下去。

珊珊也有过偏航的时候, 有一段时间,她喜欢看漫画。

有一次小考考砸了,出成绩那天,妈妈回来的时候,她正在看漫画书。

妈妈一把扯掉她手中的书,甩到了地上,然后狠狠地把卷子拍在桌子上,满眼怒火,冲她吼:“你给我站起来。”

珊珊太害怕了,痛哭着问妈妈:“妈妈,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妈妈一句话不说,珊珊哭着保证:

“妈妈,我一定好好学习,我一定听话,妈妈你要爱我。”

对于她的学习,妈妈经常会评价一句“这是你的短板”,她听了就知道:又有一个地方没有做好,又要努力了。

爸妈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她捧来奖状的时候,似乎她就是为奖状而活的。

……

2017年,珊珊以优异的成绩保送研究生,前程一片大好。

没想到的是,珊珊在学业和人际关系上连连受挫,开始失眠、焦虑,到2018年8月,情况越来越严重:

她一想到实验室就会紧张害怕,走到实验室门口,就会全身发抖,手心出汗、非常害怕,夜里经常哭泣,白天头晕脑胀,经常不在状态。

后来,被诊断为重度抑郁。

爸妈不明白:那么“优秀”的孩子为什么会读不下去,厌学情绪的背后原因是什么?


说起来真的很悲哀,当孩子们出现的状态不那么好时,父母的回应大多很扎心:

“我看你就是为自己的懒找借口。”


“你根本就不珍惜父母给你创造的一切,再也不管你了!”


“别这么脆弱,多大的事情就让你受不了了...”

只有“抑郁症”三个字真实写在诊断书上,我们才愿意相信孩子是真的病了。

而这些反馈,恰恰撕开了孩子得病的真相:视孩子成绩如命的家长,越容易养出抑郁的孩子。

父母就看不到孩子本来的样子,听不到孩子真实的需求,只以成绩论英雄。

孩子成绩好时,他就是“小天使”;孩子成绩不好了,他就是“烦人精”。

当家长把爱转化为对成绩的期待,孩子感受到的可能就是:爸爸妈妈不爱我,爱成绩。

一项网络调查显示, “影响儿童幸福感”的主要因素:父母期望值过高和周围压力大。

有时候,我们毫不掩饰对“优秀孩子“的渴望,但可曾想过:我们对孩子的期望,有可能会成为他最沉重的压力?

父母过高的期望,并不能成为孩子的前行动力,还有可能适得其反,成为孩子的“心理重负”。

很多时候,孩子的焦虑和抑郁,问题就在家长身上。

我们往往从自己出发,关注我们能给孩子什么,而不注重孩子想要什么。


亲爱的父母们,每一个孩子都不一样,请不要因为社会的偏见和我们自己的意图去改造孩子。

Ta明明是苹果,你认为西瓜个头更大,口感更好,更解渴,于是非要把Ta培养成西瓜;


Ta可能只是一株雏菊,可是你喜欢牡丹,艳压群芳,硬是希望Ta变成你喜欢的牡丹;


Ta也许是一条鱼,可你希望他成为一只鹰……

你是否真的思索过:

你到底要孩子为你眼中的成功而努力,还是让孩子呈现他本来的素质和天分,是一只鹰就让Ta飞上天空,是一朵玫瑰就让Ta尽情绽放,成为最好的自己。

客观来说,为人父母并没有任何可以掌控生命的特权。

恰恰相反,正是为人父母,我们才需要时时刻刻地“克制”。

克制把自己的思想、要求强行灌输给孩子;

克制把情绪当作无形的暴力倾泄给孩子。

我们与孩子,不仅血脉相通,同时灵魂相连。

相比于有车有房,无条件的爱与接纳,才是我们给TA们这一生最重要的礼物。

每个生命都有他独特的纹理和属于他的旅程。

没有哪一个生命比另一个生命更值得称赞。

你的孩子就是你的唯一,他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他,不比任何人少什么。

作为父母,我们需要完完全全接纳孩子拥有的一切,让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不管他在什么季节开放,我们都欣然欣赏。


阳光守护家长端

家长端

阳光守护公众号

公众号

标签:教育资讯

全部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