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俩都考上哈佛!姐姐退学创业赚10亿,妹妹13岁发表小说

阅读第一   2024-05-21 09:00:00   阅读次数: 6

家喻户晓的哈佛大学几乎是所有人的梦校。


无数中产家长,在“爬藤”路上花费巨资,卷生卷死,但是高冷的藤校每年向大陆高中生发放的offer数屈指可数,其中,哈佛更是个位数录取。


但是有一些学生,进入顶级名校后,却选择退学。来自中国的移民伊娃·尚 (Eva Shang)就是其中一员。退学后,Eva Shang创立了自己的公司Legalist,如今管理着近10亿美金资产。


她的故事被多家媒体报道,2022年一度登上福布斯,被称为最鼓舞人心的移民故事。


少有人知道的是,Eva Shang还有一个残疾人妹妹Melissa Shang,她的妹妹后来同样被哈佛大学录取,如今正在念大三。


她们的故事激荡人心。


当哈佛毕业生都在“卷”咨询与律所,她拒绝“精英叙事”


Eva三岁时,跟随母亲从中国移民到美国,她和妹妹从小在费城郊区长大。她们的母亲在那里担任精算师养家糊口。


Eva说,她从7岁起就帮助照顾妹妹Melissa Shang,Melissa从小患有某种肌肉萎缩症,常年在轮椅中度过。


Eva高中就读于Conestoga High School,据Niche显示,这所高中在宾夕法尼亚州是排名第二的大牛公立高中。


2013年,Eva高中毕业后考上了哈佛大学,但仅在哈佛待了6个学期,年仅20岁的她选择了辍学,并与同样是哈佛本科生的Christian Haigh创立了Legalist(这是一家以技术为动力的投资公司),她们一度成为哈佛校园的明星。



事实上,在创业以前,Eva原本一直以为自己会成为一名民权律师。


在读大学期间,她在华盛顿的一家辩护律师办公室实习了一个暑假,并接受了哈佛大学为校友提供职业服务的“每一家咨询公司”的面试,但她发现这两种选择都没有吸引力。


 “我不想成为精英阶层的仆人。”Eva说。


有一段时间,Eva以为自己找到了第三条路:申请法学院。为此,她参加了LSAT考试,计划成为一名民权律师,但很快意识到法学院的学生也处于同样的境地。


 “一旦你进入法学院,最后,你必须再次做出同样的选择,”她说。“我应该在XYZ大公司工作吗?或者我应该去这家民权律师事务所工作,而这家律师事务所的薪水几乎不足以偿还我的学生贷款。”


Eva感到自己被困住,于是完全放弃了这个选择。


被亿万富豪“选中”


转机出现在2016年。


这一年,Eva通过美国亿万富翁Peter Thiel 创建的Thiel Fellowship项目获得了10万美元(约71万元人民币)的创业启动资金。


Peter Thiel在美国硅谷是家喻户晓的名字,因为投资了诸多独角兽公司(如LinkedIn、SpaceX、Yelp等),Peter被誉为硅谷的天使。作为Paypal的创始人,早已实现财务自由的他,每天的日常是去挖掘那些尚不为人知,具备投资潜力的项目。


在和大量名校精英打交道后,Peter发现了美国高等教育的缺陷:美国大学并没有传授给学生必要的社会技能,不仅如此,大学间的派系之争还在阻碍技术创新,学生们背着巨额贷款读书,最后却什么都没学到。


为了证明美国大学教育的局限性,Peter在2011年创立了名为“20 under 20”的教育实验。项目每年会挑选20位20岁以下的年轻人,并提供1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但这个项目要求,一旦学生接受资金,就要必须退学


Eva与她的合伙人Christian Haigh便是被Peter Thiel选中的“幸运儿”。



Christian Haigh原本在在哈佛大学攻读经济学和计算机科学双学位,是一名程序员他负责公司的技术开发。


创业的想法来自于Eva的实习经历,“我曾在华盛顿公设辩护处担任调查员,该机构为贫困被告提供免费的民事和刑事法律服务。我很快就意识到,司法系统对那些没有钱请律师的人不利。这绝不是一个革命性的见解,但它让我想做点什么。诉讼金融是一个自然的延伸。”在接受记者采访时,Eva回忆道。


Legalist公司一开始为律师提供诉讼分析,接着开始为诉讼提供融资。


创业是艰辛的,而且在创办Legalist之前,俩人没有接受过任何正式的投资培训,没有西装或汽车,他们几个人挤在同一所房子里,Eva的衣柜里主要是牛仔裤和夹克


在创业伊始,Eva在寻找投资人时吃了众多闭门羹,但“我不怪他们,如果我是一名投资人,就没有理由认真对待一个拥有电脑的20 岁辍学者。”


八年的时间,Legalist的商业模式得到市场认可。


2017年Eva带领Legalist筹集了1025万美元的首期基金;2019年,Legalist筹集了一亿美元的第二期基金;2022年,Eva又在六个月内就筹集4亿美元,如今Eva管理着10近亿美元的资金。


坐在轮椅上,但积极乐观


Eva的妹妹Melissa Shang是一个00后,如今还在哈佛就读。


Melissa可以短距离行走,但对于较长距离的行走,需要使用腿部支架、助行器或轮椅。


在读小学的时候,Melissa 就频繁活跃于公众视野,为和她一样的残障儿童发声。哈佛大学向来喜欢那些能为社区做出贡献的申请人,我想,这也是Melissa能被哈佛录取的重要原因。


在Melissa的成长路上,姐姐Eva对她的影响很大,或者说,儿童时期的Melissa,参与的每一次重大活动,几乎都有姐姐的身影相伴。


2013年,17岁的Eva和她10 岁的妹妹Melissa发起了一项为残疾女孩设计玩偶的请愿活动。 


2013年,9岁的Melissa和姐姐Eva一起发起了Change.org请愿活动。American Girl是Melissa最喜欢的专门生产玩偶的公司,姐妹俩希望该公司能够生产一款残疾玩偶。


该请愿活动在网络上一度如病毒一般传播开来,并获得了超过14万个签名。


在请愿书疯传之后,2014年,TedX邀请姐妹俩演讲,演讲的主题为《Why girls with disabilities matter》,她们继续为残障孩子发声。


Melissa平时喜欢阅读,“每周都会从图书馆借四本书”,但她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读过一本主角是和她一样使用轮椅的女孩的书。


2016年,13岁的Melissa出版了自己写的小说《Mia Lee is Wheeling Through Middle School》,故事的主角Mia Lee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初中生。


虽然无法像其它孩子一样自由活动,但Melissa积极乐观,拒绝被社会看成弱势人群。


2017年,她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关于残疾的故事,不必悲伤》的文章,文笔斐然。


14岁的她写道,“关于坐轮椅的孩子的故事很少,关于残疾人快乐幸福的故事就更少了。残疾总是被视为一种不幸,而残疾角色的出现通常只是用以衬托主角的善良与光芒。


这一次,我想看到残疾孩子不是在医院,而是在学校食堂与他们的朋友一起吃午餐。我希望年轻读者不要把残疾儿童视为值得怜悯的悲惨人,而是尽管面临挑战却过着正常生活的人。我希望年轻读者将残疾孩子视为朋友,一起闲聊、拍照、周末看电影。如果没有以轻松的方式展示残疾的书籍,其他人就很难将残疾视为生活的正常组成部分。”


来到哈佛后,Melissa不忘初心,还创办了 HUDJ ,这个俱乐部为残疾人士举办。Melissa坚定地致力于为前者发声,并确保“世界为残疾人士打造一个更美好、更便利的地方”。


姐妹俩活出了不一样,但都很精彩的人生。


阳光守护家长端

家长端

阳光守护公众号

公众号

标签:能力培养安全防护健康生活心理辅导品德培养

全部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