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世界大学排名后 中国高校该如何评估?

红星新闻   2022-05-12 00:00:00   阅读次数: 5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将退出世界大学排名的消息引发社会关注。有媒体此前报道,该消息称已从权威信源获得证实。不过,红星新闻记者从中国人民大学评估研究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处获悉,此事还未最终确定。

  实际上,国内一些985高校将退出世界大学排名,已不是空穴来风。有消息称,南京大学校方明确,学校发展和学科建设均不再使用国际排名作为重要建设目标,而兰州大学也将不再参与世界大学排名。

  有教育专家解释,目前一些国际机构所做的世界大学排名,依据的评估方式,与我国“双一流”高校的建设方向并不匹配,一些高校一味围绕“排行榜”办学可能会产生不利影响。

  4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人民大学时曾强调,我国有独特的历史、独特的文化、独特的国情,建设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不能跟在别人后面依样画葫芦,简单以国外大学作为标准和模式,而是要扎根中国大地,走出一条建设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的新路。

  那么,中国的高校,到底该如何科学有效地评估?

“退出”世界大学排名后 中国高校该如何评估?▲图据视觉中国

  缺陷

  重视规模数量、忽视内涵式发展,排名指挥棒易造成高校同质化

  中国人民大学评价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教育学院教授周光礼曾长期研究世界一流大学建设与评价,他对世界大学排行榜是否可以成为我国“双一流”高校建设动态监测和评估依据有着独到的见解。

  在周光礼领衔的一篇论文《世界一流大学的建设与评价:国际经验与中国探索》中,就对这一问题进行了详细的探讨。

  周光礼在研究中提到,当前,在中国“双一流”建设中影响较大的第三方评估有:教育部学位中心的学科评估、美国基本科学指标(ESI)前1%学科、英国泰晤士报发布的THE世界高等教育排名、英国Quacquarelli Symonds集团发布的QS世界大学排名、美国《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发布的U.S.News世界大学排名、中国上海交通大学发布的ARWU世界大学学术排名。

  这些评估机构的评估定位各不相同。其中,教育部学位中心的学科评估旨在监测中国的研究生教育质量、上海交通大学的ARWU排名是监测“985工程”建设成效的副产品,英国的THE、QS和美国U.S.News的世界大学排名旨在为学生及家长选择留学目的地提供简便的参考,ESI旨在为学者揭示科学发展趋势以及22个学科的研究前沿。

  据公开信息显示,目前具有较大影响力的世界大学排名体系主要有4个,即上述的QS、THE、U.S.News和ARWU。4家排名体系的基本情况和排名指标如下图所示:

“退出”世界大学排名后 中国高校该如何评估?

“退出”世界大学排名后 中国高校该如何评估?图来自周光礼等人论文《世界一流大学的建设与评价:国际经验与中国探索》

  周光礼的论文指出,这4家世界大学排行榜的缺陷包括:排名指标权重设置的模糊性;重视量化指标,没有兼顾非量化指标;注重“投入-产出”评价,忽视“发展过程”评价;重视规模数量,忽视内涵式发展;重视理工类高校,轻视人文类高校。排名结果的指挥棒易造成高校同质化,加剧高校发展的马太效应。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则指出,这些指标中的一个问题是,有的项目和引文分量差距很大,却要用统一标准,这其实不合理。

  储朝晖表示,这些排名假定的前提是,大学有一个相同的标准。但是,真正一流的大学没有相同的标准。真正一流的高校有不同的一流,有各自特征的一流,不能用同一个标准来排名。所以,这种排名在国际上通常不会受过多关注,最多是作为一个参考。

  曾任教育部高校评估中心专家的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程方平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谈到,大学有很多类别,有综合性大学也有专业性大学,放在一个标准里排位,基本逻辑不通,对高等教育发展也不利。即便同类大学也有不可比的方面,自然科学有标准,但是文化、哲学、语言、宗教等都无法比较。同时,不同地区的大学也不存在可比性,埃及与美国的高校不能比较,中国与法国的人文社科类高校也无法比较。

  程方平举例子,世界一流大学哈佛大学一开始是将德国洪堡大学奉为楷模,但让哈佛大学“成为哈佛”的,是后来哈佛大学依靠自己对大学的判断,因校制宜发展。埃及的开罗大学在科技上未必与美国大学一样强,但是在研究埃及的本土文化上,依然具有独特价值。所以,大学评价不能只有一个标准。

  程方平表示,目前世界的大学排名也常会受到政治因素影响,西方名校被追捧,也有过去看重科学指标而忽视本土化和因校制宜的因素。大学的评价应该有三个方面的指标:科学、文化和经验。程方平解释,世界上许多高校厚植的人文因素和办学经验不能被忽视。有的经验在这个学校有用,在别的学校不一定有用。目前,世界大学排名受到了标准化带来的科学主义的误导。因此,这些排名不能作为对高校评价的权威参考。

  负面影响

  “洋指标”泛滥,部分高校对“标”办学,忽视教育规律

  周光礼等人在文中介绍,尽管美国开展大学排名已经100多年,但世界大学排名却是中国人的创造,其初衷是衡量“985工程”的建设成效。世界大学排行榜的积极作用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提供了大学办学质量的考核方法与评价体系,有利于利益相关者进行决策;提供了展示大学实力的窗口,促进了全球大学之间的竞争;大学排名发挥指挥棒作用,推动了综合性研究型大学模式在全球扩散。

  但他同时提出,当前中国“双一流”建设中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是“洋指标”泛滥。部分大学对标4家世界大学排行榜办学。这些排名机构也从中国“双一流”建设中发现了商机,纷纷调整服务面向,以中国为主要经营市场,大有全面控制中国大学评价话语权之势。“洋标准”的泛滥,严重误导了中国“双一流”建设。

  大学排名在西方原本是一个生意,但在中国成为了许多“双一流”建设大学办学的指挥棒。部分“双一流”大学,不按照教育规律办学,不按照学校制定的发展战略办学,而是按照各种境外大学排行榜办学,完全背离了大学的使命与初心,偏离了正常的办学道路。

  周光礼等人还在论文中提出,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高等教育督导实现了由督政、督学向评估监测转变。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建立起一套有中国特色的高等教育评价体系。然而,随着“洋指标”的流行,将“管办评分离”狭隘地理解为“政府管教育、大学办教育、社会评教育”,认为政府没有评价教育的权利,只能让“第三方机构”来从事大学评价,严重干扰了政府的问责性评估。

  同时,周光礼的论文还提到,学科分类体系也具有地域性和国别性。中国的学科分类逻辑不同于美国的分类逻辑。美国ESI学科体系将学科分为22个,美国Web of Science将学科分为13个门类110个一级学科。作为高等教育领域的国家标准,学科分类体系属于国家政策范畴,具有极高权威性。当前,部分“双一流”大学不遵照中国自己的学科分类体系办学,而是依据国际排行榜确立的学科分类标准办学,动摇了中国学科分类的国家标准。

  储朝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些世界大学排名依据的是学科有多少发明、多少创造、多少诺贝尔奖。世界上真正一流的高校不看重这些,但是中国很多高校很在意。一些大学就通过与排名机构勾连,进行利益输送,甚至有高校安排专门的经费。还有一些高校的研究团队,千方百计追求引文数据,使用了很多不恰当的手段。这样也导致很多排名更加没有公信力。

  程方平则认为,过去对高校有评估,评估是一种行政行为,而评价是一种学术行为。上世纪90年代时,高等教育研究者认为西方一些细化的指标值得我们借鉴,但是排名被商业化干扰,存在收费排名,“这就很荒唐,不是纯粹客观的评价”。

  程方平表示,高校的评估评价由最开始的单一化行政评估,变为由学界、商界参与,其实是一种进步。但要对评价的方法和信息来源提出更高要求。如果评价机构本身不专业,加上信息来源有问题,评价就需要打一个问号。

  “有自主性的高校用西方排名作参考是有益的,没有自主性的高校用排名参考就会乱套。”程方平说,中国的高校在发展过程中要参考国外经验,但也要了解它的局限性,不要因迷信而失掉自我。建设一流高校要确定不同类别高校的发展指标,在同领域内寻求借鉴。世界一流大学不只有哈佛模式,世界一流大学也可能是一个不起眼的工业学校。

  如何正确对待?

  可拒绝排名但无法拒绝评价,需形成规范的第三方评价

  程方平表示,依据现有的信息,目前不能说是这些学校完全退出世界大学排名,只能说不那么看重这些评价。这反而是一个进步。因为大家看到了排名评价的局限性,更加关注因校制宜。就我国实行的“双一流”建设来说,一个变化就是,不再关注高校综合的、一级的排名,有很多排名不好的大学也有比较好的专业入选。

  储朝晖表示,国内高校办学应该淡化排名。如果国内大学纷纷表示完全不看国外机构的排名,这也存在非理性的因素。高校评价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各个国家都会做评价,高校内部也会有自我评价。内部评价必须要参考外部评价,否则无法判断大学的质量。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淡化排名。不光要淡化国际排名,国内排名也要淡化。让高校评价回归到专业的、理性的评价。

  储朝晖认为,大学可以拒绝排名,但是无法拒绝评价。对于国内大学的评价,第一点要做到数据真实。过去,教育部曾要求大学公布年度报告,但是部分高校公布的数据经不起推敲。同时,评价也不能关起门来做,还是需要参考国外的教育评价。评价是一个系统,排名只是评价里很小一个部分。高校评价和排名是包含的关系,而不是先后的关系。现在的问题是,很多排名没有做规范的评价,只是抽出一些数据来排位。

  储朝晖说,针对高校,目前中国需要形成一个规范的第三方评价体系。这不是一个现成的标准答案,而是一个逐渐生成的体系。评价的前提,就是高校自觉公布年度报告,评价机构可以依据真实数据进行评价。


  周光礼等人的论文还提到,一个国家的高等教育是与一个国家的文化模式相适应的。在“洋指标”的导向下,中国传统的大学概念可能被贬低得一文不值,中国大学失去“文化自信”与教育自信。

  周光礼等人的研究也提出,4家世界大学排行榜在技术性标准上存在缺憾,在合法性标准上严重不足,虽不能直接将其作为“双一流”建设动态监测和成效评价的依据,但可以从中解析出一些有用的二级指标。通过世界大学排行榜的元评估,可以发现至少有两个方面的二级指标可以为我所用。

  一是学生与学习方面的指标,主要包括师生比、博士学生比、国际学生占比、雇主声誉等。二是教师与科研方面的指标,主要包括发文量(总发文、师均发文、顶尖期刊发文)、被引频次(总被引、师均被引)、前1%和前10%高被引文献(数量、比例)、归一化影响因子(归一化引用影响力)、合作者为外国人的论文比、国际教师占比、师均科研收入、师均来自工业界的科研收入、学术声誉等。

  红星新闻记者 吴阳 实习生 王辰元 北京报道


阳光守护家长端

家长端

阳光守护公众号

公众号

标签:教育资讯

全部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