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没想到,双减后,我成了一名“地下工作者”

米粒妈频道   2022-01-02 01:02:51   阅读次数: 23

文 | 米粒妈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中高年级家长回头看:这几件事做没做好,成绩天壤之别!》,好多米粉留言,说米粒妈净说大实话

那篇文章是我特地写给幼升小,以及小低年级家长的,毕竟我也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你们的迷茫我都懂

今年,公司有两个同事家的娃荣升一年级小豆包,从去年开始,她们俩就各种找我取经,磨刀霍霍,做好了打硬仗的准备。

万万没想到,双减后,我成了一名“地下工作者”


结果,今年咔嚓一下子双减了,这学期,她们隔三差五轮番跟我吐槽,说这小学生家长当的,怎么跟之前想的不太一样

万万没想到,双减后,我成了一名“地下工作者”


同事说,刚开学的时候,从学校拿回来一堆书,她边包书皮边翻看里面的内容。

教材没什么可说的,但学校选用的配套练习册可真不简单啊,变着花样的拓展(并不超纲,但出题角度都很刁钻),同事为自己和娃都捏了把汗。

结果,一学期都快过去了,同事再也没见到这些练习册。

练习册一直放在学校里,在学校做、在学校改、在学校讲。

我说,这不挺好么,这不就减轻家长负担了吗?要是拿回家去做,不得你辅导吗?

话虽如此,同事还是心里没底。

(▼同事跟以前幼儿园的同学家长聊天,怀念幼儿园)

万万没想到,双减后,我成了一名“地下工作者”


这一届孩子都迷之自信,你们懂的

你问他们在学校学得怎么样,他们就说自己:学的都会,做的全对,全班之最。

但凡再问得具体点儿,人家就眨着无辜的大眼睛,一脸懵。

你也没法总是微信问老师,去跟老师核实。

所以,要么选择相信孩子“全班之最”,要么就像我这两个同事一样,再选一套练习册在家里陪孩子做,如果孩子知识点真的都掌握了,那就当巩固了,如果在学校里没有完全消化吸收,正好也查到漏,补到缺,不留死角了。

同事说,没想到双减后的“不留作业”是“真的不留作业”。

本以为上了小学,自己会隔三差五因为娃写字写不好,口算不过关,测验不合格被传唤到学校去,但是,并没有。

没有血雨腥风,没有惊涛骇浪,平静得让人不敢相信。

万万没想到,双减后,我成了一名“地下工作者”


每天群里静悄悄,只有班主任下发的缴费接龙、防疫消息、穿校服、带跳绳、签字等通知,连“收到”都不能回复

跟“班级群”的静默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家长群”的喧嚣,但在没有老师的群里,家长们也不敢“畅所欲言”,毕竟彼此并不知根知底,双减之下,“少说多看”才是生存之道。

双减之后,唯一能拿回来带分数的单子,就只有体测成绩单了

同事有点心里没底,跟老师交流过两次,但都没有触及到学习本身,想让老师推荐一些课外书、练习册,老师十分警觉地回避了。

同事说她只好每天看一看孩子的书包、教材,跟孩子聊聊白天都学了什么(虽然大部分时间聊了个寂寞),晚上回看家长群里的聊天记录,仔细品味,揣摩出班里其他孩子的学习动向和进程。

当家长的,还真是拼了,用同事的话说,谁还不是个“地下工作者”了

万万没想到,双减后,我成了一名“地下工作者”


我在《双减后,牛小班主任的一句话,让我陷入了沉默...》里写了:

如果所有的普娃每天“躺平”也能轻轻松松应对考试,就有点天方夜谭了。

更何况,现在连考试都变味儿了。

万万没想到,双减后,我成了一名“地下工作者”


米粒这学期的各种单元测,成绩好到他自己都有点怀疑他自己了。在没有任何加码、没有付出更多时间的情况下,还能高唱凯歌,只能说,要么学霸放水了,要么测试放水了。

米粒妈另一个也在海淀的好朋友,她家娃已经六年级了,学校有测试,但是不告诉家长。家长知不知情,全靠孩子自觉,以及家长之间的“互通有无”。

老师肯定是要摸底的,学校也需要阶段性考核孩子的学习效果,只不过,摸底的过程和考核的结果对家长是保密的。

有没有一种,全世界都知道,只有我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米粒妈一个东城的朋友,她家娃所在的学校更放飞。

已经小学四年级了,作业量居然能保持为0,连30分钟内能完成的作业都没有。

学校课后班倒是办得有声有色,学乐器的、学书法的、学画画的、学下棋的、练球的……还免费,用朋友的话说:凡是中考不考的,全都能在学校学

双减后,米粒每天也过得相当快活,我一回家,不用我开口,他就会主动报告作业已经完成了。言外之意,他玩得名正言顺。

万万没想到,双减后,我成了一名“地下工作者”


明知道这学期学校留的作业,既没有难度也没有广度,我却无话可说。

现实也把我逼成了一名优秀的“地下工作者”,只能默默地观察,细细地斟酌,怎么可以帮到他提高学习效率。

跟米粒聊,是聊不出什么结果的,说好听点,他属于那种阳光大男孩,天生乐天派,说不好听的,在学习上,他可有点过于没心没肺了。

跟老师聊,我也有点打怵《不怕接到这种电话和微信的,我敬你是条汉子!》

虽然去年期末之前,我主动去找老师聊了聊,这件事对米粒的期末成绩也产生了“奇效”,具体故事在这里《海淀娃期末考试是惊喜还是惊吓,取决于家长做了这件事》。

但此一时彼一时啊,米粒这学期的学习状态,用不着老师说,当妈的自己心里还没点数吗?还是先把自己能努力弥补的那一趴补上,再去跟老师沟通吧。

虽然我一直觉得,不能过分注重考试成绩,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啊。

回头看看,如果家里的不是“报恩娃”,没有那个内驱力,还是要时常敲打,尽力托住。

既然学校不敲打,那只有家长上了。

万万没想到,双减后,我成了一名“地下工作者”


自从新东方、学而思宣布退出K9,普通家长的指望也没了

周围有些孩子上了一对一,但讲真,这条战线很长,对于一些家庭来说,踮起脚尖可以够到,但你确定要一直踮着脚尖吗?

至于攒课、拼班,我也不方便说太多,虽然大家嚷嚷得欢,但真正实施起来,难度也不小。孩子程度、老师资质、上课内容、举报风险……这些都是要考虑的因素。

不过对于实在没有条件自己上的家长来说,聊胜于无。

万万没想到,双减后,我成了一名“地下工作者”


米粒妈真是有点怀念我们小时候,所有人劲儿往一处使,父母、老师、孩子之间相互信任、相互配合,无论如何,最终都是为了提高成绩,考一所好学校。

现在,老师被举报怕了,孩子傻玩傻乐,家长更不知所措了。

对于咱们这种不敢“躺平”的家长来说,难度升级了。

过去,学校是主线,课后班辅助,家长打配合。

现在是学校一条线,家里一条线,不知道孩子在学校学得怎么样,就只能在家里再来一遍。

万万没想到,双减后,我成了一名“地下工作者”


前几天,同事拿着一道一年级的数学拓展题到办公室,问了一圈儿,所有人都知道答案,但怎么给一年级的小朋友讲,每个人都有一套自己的讲法。

同事更慌了。

自己会是一码事,教会别人是一码事,在孩子有限的知识储备和思维水平下,教会他们更是另一回事。

其实学科教育回归学校,是有道理的,如果家长都能教,还要老师做什么?

但前提得是,学校教“和面”,中考考“谁和面和得好”。如果中考、高考,考的是新疆烤包子、陕西裤带面、法式甜点,那家长只能去新东方烹饪学校进修了。


阳光守护家长端

家长端

阳光守护公众号

公众号

标签:亲子教育

全部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