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情最糟糕的时候从此过去了吗?

   2021-02-23 16:37:47   阅读次数: 32

2月21日,以色列政府解除部分疫情防控措施,着手提振经济。健身房、游泳池和电影院等娱乐休闲场所向接种两剂新冠疫苗超过一周及感染新冠病毒后康复的人开放,上述人群需出示疫苗接种证明或卫生部应用程序“绿码”入内。图/澎湃影像

本刊记者/彭丹妮

今年7月4日,美国哈佛大学全球健康学院院长、布朗大学公卫学院院长阿希什·贾哈打算在自家后院举办一次20人的烧烤会;到8月份,他希望能有一次家庭旅行。美国流行病专家、前国土安全部助理部长茱莉亚·凯耶姆计划今年8月出国,“我觉得在那之前,世界就已经开始恢复正轨了。”

这并非毫无根据。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疫情数据,自去年11月以来,美国每日平均确诊新冠人数在今年2月中旬首次降至10万人以下,远低于去年同期的平均感染率——在去年的这两个月份,美国的日均感染人数分别约为20万和25万。

不仅是美国,全球多个地区出现了疫情减缓趋势。在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2月18日公布的最新结果显示,依据今年2月4日至13日期间8.5万多份拭子样本的综合分析,英国新冠病毒感染率已降至为200人中1人检测呈阳性,而此前为每63人中1人;感染率降至0.51%,比2021年1月的1.57%,下降了三分之二以上。

2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每周疫情最新数据显示,全球过去一周的新增新冠感染人数下降了16%,这意味着当周减少了50万病例。在全球六个区域中,有五个区域报告新病例数下降了两位数,其中俄罗斯下降了11%,美国下降了23%,英国下降了27%。仅有东地中海区域的感染增加了7%。

是疫苗的功劳吗?

从WHO信息来看,近期疫情降幅最大的国家来自欧洲和美洲地区。而这些地方也多是疫苗推进最快的地区。根据彭博社等机构2月21日的最新统计,从接种者人数来看,前几名的国家分别是美国、中国、欧盟、英国、印度、以色列、巴西。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卫学院副院长、流行病学系资深终身教授张作风正在统计和分析去年12月开始接种新冠疫苗的10个国家的疫情趋势,他说,“现在凡是疫苗大量接种的国家,开始疫苗接种四周以后,这个国家基本上就到疫情拐点了。”

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美国的数据来看,疫苗接种以后的第4周,也就是在1月17日,基本上就是它的拐点,这一天美国的发病率是百万分之657;4个星期以后,这一数字下降到百万分之273,每天的平均发病率下降58.5%。

张作风说,将这10个国家接种疫苗后第9周的发病率放在一起计算,可以看到平均48.1%的下降。在这个时间点,作为全球最早开打疫苗的国家之一,英国的发病率下降77.8%;以色列的发病率则下降了37.5%。此外,接种6周以后,还观察到死亡率的降低。

以色列是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家——截至2月21日的最新统计,以色列的接种率已经达到78.8%。其大规模的接种,被视作观察疫苗遏制疫情效果的最典型样本。2月初,以色列近90%的60岁以上老年人已完成了第一针辉瑞疫苗接种。以色列卫生部收集的数据显示,从1月中旬至2月初,该年龄组确诊的新冠感染人数下降了41%,住院人数下降了31%。相比之下,其他年龄段的人群仅有30%多的人接种了疫苗,而发病率仅下降了12%,住院率下降了5%。

以色列魏茨曼科学研究所的一位计算机科学家接受《自然》杂志采访时表示,感染率与住院人数两个指标的下降要归功于疫苗,因为两个年龄组差异很明显,而该团队在去年9月全国封锁期间,没有观察到这些趋势。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的一组研究人员2月3日在网络研讨会上介绍说,他们的一项初步研究已经看到了疫苗有助于降低医护人员感染数量的早期迹象。基于约1.3万名已接种疫苗者和3.3万名未接种者,他们发现,医护人员在第一次接种疫苗12天后,新冠病毒检测出阳性的可能性比未接种的医护人员低53%。2月14日,以色列最新的研究是,与对照组相比,60万完成了两针疫苗接种的医护人员,其成为有症状感染者的几率下降了94%。

不过,此轮下降都是疫苗的功劳吗?专家们对此意见不一。张作风认为,疫苗是最重要的,传统的防疫措施会起一定的作用,但不会带来如此大幅度的下降,因为它们已经执行了一段时间,而且不是针对新冠的特异性措施。“我们的研究结论是,戴口罩大概可以带来15%的感染率下降,居家令可以带来9%左右的下降”。

美国疾控中心前任主任费和平则认为,他不觉得疫苗对美国当前感染率有多大影响,而是民众正在做着正确的事情:保持距离、戴口罩、不旅行、不与别人在室内混在一起。目前,接近6000万美国人完成了至少第一针的疫苗接种,在人口中的占比为18%。学界公认,70~90%的接种率可以建立起群体免疫的屏障,所以,一些公卫专家同意费和平的看法,认为现在的接种率还达不到产生如此广泛影响力程度。

2月17日,《大西洋月刊》发表了题为《新冠病例正在快速下降,为什么?》的文章。文章认为,严格地执行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北半球气候的变暖、高感染率带来的部分免疫力以及疫苗接种的铺开这几个方面,是最近美国疫情好转的原因。

德国华裔病毒学家、埃森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教授陆蒙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1月开始,德国发病率有所下降,但这与疫苗接种无关,因为德国疫苗接种率目前还不到6%,还不会影响到病毒传播曲线,主要原因还是圣诞假期过后,德国实施了更加严格的封锁措施。

过去的经验显示,许多呼吸道病毒在夏季毒性较小,在接近年末的几个月毒性增加,当12月过后,随着白天变长而再度消退。但在学界,季节性因素与新冠病毒的关系依然是个谜,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春天的来临对新冠疫情意味着什么。多位专家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如果说天气转暖有什么明确的积极效果的话,更多是因为人们的活动和聚集多转向开阔的户外,而且家庭更加注重通风。

病毒变异的威胁

“我们每天仍然有1500到3500人死亡,每日新增病例数是去年夏天的2.5倍。”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罗谢尔·瓦伦斯基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虽然目前的下降趋势是令人激动的,但疫情依然处在高位。《华盛顿邮报》也警告:美国疫情依然严峻,每天感染人数超过9万。不管是由于变异病毒的快速传播还是社交距离措施的放松,最近的好转随时可能会被打破。

“这个(好转的)趋势目前不会改变,仍然是在下降,但是机遇和危机是并存的。”美国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陈希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最主要的担心是变异病毒,如果美国是类似英国和法国等国家的流行病学曲线,那就会是一轮又一轮的波峰。

当前,在包括欧洲在内的许多地区,新冠病毒仍很顽固,尤其是病毒的变种正在快速传播。截至2月17日,病毒在英国的变种B.1.1.7已在94个国家出现,比前一周增加了8个;46个国家发现的南非变种比之前增加了2个;而在21个国家中出现了在巴西/日本的变种,新增6个国家。

美国圣地亚哥斯克里普斯研究所进化生物学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等一众学者2月7日发表的预印版论文指出,美国正处于与其他国家类似的轨迹上,B.1.1.7迅速成为新冠病毒的主要变种,需要立即采取果断行动,以降低新冠发病率和死亡率。他们的预测是:按照目前每日7.1%的增长率,3月23日以后,B.1.1.7将会成为美国主要流行病毒株,超过一半的确诊者感染的是这种变体。

在丹麦,在2月第一周进行了全基因组测序的感染病例中,30.9%属于B.1.1.7族系,一个月以前这一比例仅为3.8%。2月19日,德国疾控机构负责人表示,该国新增新冠感染数已经平稳地下降,但是其中与传染性更强的变种病毒有关的确诊者在上升,当周,德国确诊者中,感染B.1.1.7变种的人数占到了22%,而两周以前,这一数据为6%。南非和巴西突变株传染性不如发生在英国的变种强,但是被报道具有部分逃脱免疫保护的能力。

与病毒变异有关的两个问题是传播力和疫苗的保护效力。对于前一个问题,陆蒙吉说,RNA病毒每次扩散都会产生很多突变,扩散越快突变就会越多,因此降低传播会让突变更少。在短期内,人类不用担心新冠疫苗失效,但是突变积累到何种程度,会让新冠疫苗有失效的可能性,以及确定什么时候需要更新疫苗,陆蒙吉说,需要接下来在人群中去开展实际研究。

作为应对,陈希说,现在美国争论最厉害的就是,是遵循标准的两针接种程序还是尽量让更多人先接种上第一剂?因为在疫苗有限的情况下,后一种办法可以让更多的人在变异病毒大流行之前得到部分的保护,争取时间差。“因为更多人一旦被保护,病毒传播力就会下降,就可以有效地遏制新的变异病毒传播,所以是在和时间赛跑”。

2月17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围绕该主题也发表了一篇文章,不过,这已不是新鲜事。早至2020年12月30日,英国就已经采纳了“推迟第二针”的策略;1月21日,美国疾控中心首次表示,第一针接种后,推迟6周接种第二针是可以接受的。

变异病毒的影响有多大,是疫苗、病毒自身变异和传播能力与管控措施之间的角力。德国华裔病毒学家、埃森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教授陆蒙吉指出,新冠病毒突变株到底会不会影响之后疫情的走向,现在有不同看法。持否定意见的一些人认为,英国和一些欧盟国家的B.1.1.7传播比例很高,但是在现有管制措施下,新发病例数一直在下降。

目前,尚未发现这些变异病毒引起的致病力和毒力(疾病的严重性)发生改变。《大西洋月刊》因此比较乐观,即使新变异病毒的出现减缓了新冠感染者数量的下降,也不太可能导致死亡率和住院率的急剧上升。该媒体写道,“尽管大流行尚未结束,但我们可能已经站在了终结新冠疫情的起点。”

疫情最糟糕的时候过去了吗?

但疫情最糟糕的时候是已经过去了,还是说,前方有多起更大的疫情浪潮还在等着人类?或者,这一轮的疫情好转,是否是长期的趋势?答案是:可能吧。

据美国华盛顿大学卫生统计评估研究所(IHME)2月12日公布的模型预测结果,这场大流行未来四个月在美国的发展轨迹,将由四个因素的不同组合决定,其中,对疫情下降有利的是两个因素,一是愿意接种疫苗的成年人比例提高,疫苗接种率达到71%,二是从现在开始到8月份的季节性下降;但也存在两个加剧疫情严重性的因素,包括病毒变体B.1.1.7的传播和防疫行为的放松。

该机构认为,过去这个冬天,随着戴口罩、减少流动、减少室内聚餐等行为,美国新冠病毒传播有所减缓。但是,反过来,随着病例数量的下降,以及免疫计划的推进,人们又会放松个人行为,增加传播几率。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流行病学家詹妮弗·努佐认为,利用新冠病例的减少,来证明重新开放商业、放松限制是合理的,这样的做法令人担心。

再加上突变毒株的因素,华盛顿大学卫生统计评估研究所分析,今年3~4月时,美国感染病例将急剧增加——虽然不会达到去年12月下旬~今年1月上旬时的高峰,不过,因为疫苗的大量接种,死亡率会大大下降。这个预测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彭博社的一篇文章认为,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最糟糕的时期已经过去。

尽管疫苗是最重要的武器,但是要靠它彻底遏制全球疫情,将会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疫苗的分配不均、国家经济实力差异、接种基础设施不同等原因,造成了全球新冠疫苗接种速度的参差不齐。

美国首席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认为,到了今年6~8月,美国愿意接种疫苗的人们都能实现接种;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2月20日宣布,英国将大大加快新冠疫苗接种计划,英国所有成年人将在7月底之前接种第一针新冠疫苗,所有50岁以上公民将在4月中旬前接种首针新冠疫苗。但是对于世界上很多国家来说,它们还没有一支可用的疫苗。

鉴于国家和地区间的巨大差异,陆蒙吉认为,将全球疫情遏制住作为这场大流行的终极目标并不可取,因为过去的流行病控制经验表明,在一些国家,一些基本的感染控制也很难实现,或者代价很大,所以最终还是每个国家首先要管理自己。

对于美国,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迈克尔·米纳的看法是,“我不认为‘零感染’是我们的目标。”他认为,如果美国的防控目标只是阻止绝大多数的住院治疗,可能只需要再花上几个月的时间,此后应动态地调整措施以适应新的疫情暴发。

“到今年年底,我认为世界上一些国家将恢复正常,其他地方可能仍需要断断续续地依赖很多公卫措施来制止新冠病毒的蔓延。”香港大学公卫学院教授高本恩回复《中国新闻周刊》说。陈希认为,今年年底过后,疫情可能会进入下一个阶段,在未来的几十年里,新冠病毒会像流感病毒那样长期伴随人类。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阳光守护家长端

家长端

阳光守护公众号

公众号

标签:疫情快讯

全部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