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过后,“小留学生”现象会降温吗?热议留学趋势不是打口水仗

熊丙奇看教育   2020-05-07 15:46:01   阅读次数: 19


后疫情时代的国际教育市场,会不会出现全新的格局,甚至颠覆性变化?不同人有不同看法。

Tes Global 董事长、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高级研究员乔•约翰逊在英国金融时报发文指出,此次大流行病产生的旅行和收入影响,将提升区域内留学机会的相对吸引力。许多亚洲学生日益考虑申请更安全、更负担得起、且离家更近的院校,比如在马来西亚等国。发展中国家本身将日益争取海外留学生,全球北方将被全球南方夺走一部分市场份额。这场危机将加速网上、远程学习以及结合在线教材与课堂互动的混合式课程。这些课程将会吸引中等收入家庭,因为他们对传统的多年海外留学经历的投资回报率心存疑虑。


而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的观点与乔•约翰逊的看法就不同。在4月进行的一次在线直播中,俞敏洪说,“在孩子初中或者高中毕业以后,送孩子出去读高中或者读大学,我觉得是一个挺不错的选择”,“只要西方国家在教育上对我们不封闭,应该首先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英国这样的教育大国去读书,是孩子应该接受的教育。”


疫情过后,“小留学生”现象会降温吗?热议留学趋势不是打口水仗  


俞敏洪的话在国内舆论场引发争议。有人质疑他是对英美教育的“盲目吹捧”,是为遭遇疫情打击的出国留学行业“打气”,不顾各国的疫情防控差异已经改变了国民对出国留学的态度。对于后疫情时代的国际教育市场,没有必要打“口水仗”,既然是预测市场变化,还是要基于市场需求进行分析。需要讨论的问题是,疫情已经并继续会对出国留学需求产生怎样的影响?


疫情对出国留学的短期需求影响是十分明显的,这会让招收留学生较多的大学遭遇财务困境,同时,疫情防控做得不错的国家,会成为出国留学的替代性选择。这一点毋庸置疑,疫情不但已经影响秋季入学学生的招生,而且还可能持续影响秋季入学以及冬季招生、入学,如果欧美疫情蔓延无法得到控制,航班都无法恢复正常营运,已经拿到offer的留学生怎么去留学呢?只有要么放弃,要么推迟入学。基于此,留学生输入大国美国、英国等国的大学都在想法应对留学生减少带来的学费收入减少给学校带来的财政压力。


疫情过后,“小留学生”现象会降温吗?热议留学趋势不是打口水仗  


选择在线接受国际教育,也会是不能出国留学而进行“本土留学”的学习方式。但这一方式很难固定下来成为“低碳”的留学方式。多年前,就有一些人士指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上大学会替代线下大学,近年来,也出现少数新型的基于在线教育的新型大学形式。在疫情防控期间,全世界很多大学都采取上网课方式进行教学。但是,远程网络教育是很难达到集体学习的效果的,不然,进行在线学习的学生,就不会那么期待开学复课了,大学给学生的教育,绝不只是知识教育,还有和教师、同学在日常生活中的交流、沟通,感受和传承校园文化、大学精神。所谓“低碳”的国际教育,也极可能是“低质”的国际教育,在对海外大学授予的文凭进行认证时,不出国就完成学业的出国留学是不被认可的,这些学生能否用英语交流都令人怀疑。对国际教育市场进行观察,就可以发现,学生以远程学习方式完成学业获得文凭的,大多是贩卖文凭的“野鸡大学”,其对教育质量的要求是很低的。


出国留学的真实需求,主要源于对高质量国际教育的需求。后疫情时代的出国留学格局变化,从根本上说,取决于一国教育的国际竞争力。在疫情结束后,旅行安全会有保障,选择出国留学就不会再过多考虑安全问题这一因素;疫情也会对部分家庭的收入产生多年的影响,但由于能选择出国留学的毕竟只是少数家庭,因收入变化而受影响的国际教育市场,应该很快可以复苏;于是,真正的问题是,在没有其他限制政策约束下,国内教育能否满足受教育者的需求,以此减少出国留学需求?


疫情过后,“小留学生”现象会降温吗?热议留学趋势不是打口水仗  


以疫情期间引发舆论关注的“小留学生”现象看,小留学生纷纷想回国,其家长也特别焦虑,一些网友感慨“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并预计这些家长不会再让孩子出国留学了。可能有少部分家长会重新规划孩子的学业发展,但要说“小留学生”现象从此会降温,则为时尚早。我国初中毕业出国读高中,以及高中毕业出国读大学者近年来越来越多,一方面是因更多家庭有经济实力进行出国留学选择,另一方面则是国内基础教育的应试教育倾向,以及部分大学不重视人才培养质量“教师混教,学生混学”,促使一些家庭送子出国留学。


出国留学要算经济账,也要算教育账。从经济账角度,出国留学已经越来越不划算,对于“海归贬值”,媒体已经多有报道,告诫家长出国留学的回报率走低。可是,在一片“海归贬值”声中,出国留学却持续升温。数据显示,2018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66.21万人,这是10年前2008年17.98万的3.68倍,我国出国留学人数,在2009年突破20万大关,在2013年突破40万大关,在2015年突破50万大关,在2017年突破60万大关。几乎两年就增加10万。这主要是教育因素推动的结果。


当然,我国也在这一过程中成为了全世界第三大留学生输入国,只不过与我国出国留学首选美国、英国等欧美国家不同,来我国留学的亚非国家超过七成。这基本反映高等教育的国际竞争力。去年我国发布的《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提出,2035年主要发展目标之一是“高等教育竞争力明显提升”,这是有明确针对性的。简单来说,疫情给教育发展带来新的契机,但是,要在后疫情时代,构建新的教育生态与国际教育竞争格局,关键在于怎么提升自身教育的竞争力。


本文原载:环球时报

阳光守护家长端

家长端

阳光守护公众号

公众号

标签:教育资讯

全部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