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十年走出幼时被家暴阴影:“打是亲骂是爱”观念是时候改变了

少年商学院   2020-04-11 13:40:11   阅读次数: 8
学院君说:前段时间《爸爸去哪儿6》里杨烁教育儿子的方式引起了热议,他不仅对孩子有语言暴力,甚至也体罚孩子。很多人认为杨烁的教育方式太严格、而且太暴躁专制,完全忽略了孩子的感受;当然也有少数人认为从小严格教育孩子也是有好处的。


今天这篇文章的作者,会从自己的成长经历谈谈,家庭暴力对于一个孩子的成长影响有多大,希望大家也能够在评论区留言探讨。


“怕”是我从小对于父亲的默认感觉。


我从六岁开始学习钢琴。每次周六上完钢琴课,如果老师没有布置新的曲目,这就意味着爸爸和我白搭了几个小时的公共汽车,而且前一个星期的努力就白白浪费了。


这会让爸爸非常生气。


大雪飘零的冬天,我带着厚厚的围脖,战战兢兢、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后面,注视着他的后脑勺。


每次他回头瞪我一眼,我全身都会抖一下。


“我勒死你。”他会时不时地转过头来,丢上一句吓唬我的话。


乘一个半小时的公交车,我们回到筒子楼里的那个小房间,我会立刻爬上钢琴凳,开始练琴。



她用十年走出幼时被家暴阴影:“打是亲骂是爱”观念是时候改变了  


记得有一次爸爸走出房间的时候,筒子楼里的一个邻居叔叔会跟爸爸打招呼,像问“吃了没有”一样,随意地评论上一句:“好久都没听到你家秧秧好听的琴声了。”


我在屋子里听着这句完全无心善意的话语,知道自己就要遭殃了。


爸爸肯定会觉得老师没有布置新课的原因就是我一直以来没有认真练琴,而我却一直骗他说我在他上班的时候自己已经自觉把琴练好了。


果然不出所料,爸爸怒气冲冲地走入房间,把我拎起丢在床上。


我已经不记得他是怎么打我的了,可能是打了屁股几下,也可能只是捶了我几拳,总之他并没有看到床上有把剪刀。


他再次把我拎起,放在琴凳上。


“你给我练!”他怒吼。


我坐在琴凳上,一个一个音符地开始机械地练起来,时不时地要擦一下眼睛,因为泪水已经让我看不清楚眼前的琴谱了。



她用十年走出幼时被家暴阴影:“打是亲骂是爱”观念是时候改变了  


我听见爸爸走出房间,过了一会儿又走进来,但是我不敢扭头去看。


大约有几秒钟,我没有听见爸爸的脚步声,于是转头看了看门口。


只见他呆呆地站在那里,满脸的惊愕,甚至有些难过。


他走过来,轻轻地将我抱起,亲了亲我的脸颊,对我说,“爸爸对不起你。爸爸错了。”


原来他注意到了我衣领处湿湿的一块红色。估计是床上的剪刀划破了我的后脑勺,血正一滴一滴往下流。而我却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她用十年走出幼时被家暴阴影:“打是亲骂是爱”观念是时候改变了  


生病的时候我最安全


小时候,我最喜欢的时刻就是生病,因为那是我最安全的时刻。


我知道那时候的爸爸是最温柔的。有一次学校打疫苗,我过敏,耳朵肿得像猪一样,老师吓得立刻把我送到医院。爸爸赶到医院,给我带了了我最喜欢吃的东西。


其实,爸爸并不是总是让我惧怕的。我发现每次生病,爸爸都是世界上最慈祥的父亲。


爸爸是狼还是羊?在我眼里,有时候他是“狼”,而更多的时候,他像是一只“羊”


她用十年走出幼时被家暴阴影:“打是亲骂是爱”观念是时候改变了  



小时候我曾经很认真地问他,“爸爸,你可不可以一直做一只温柔的羊,而不要变成“大灰狼”啊?”。我真的很喜欢像小羊一样温柔的他。


等我稍大一点懂了百分比之后,我开始总结:

爸爸90%的时候像是一只羊,其实只有10%的时候像是一只狼,只是我永远无法确定什么时候那10%会突然降临,或是我做错了什么会让他突然变成一只狼。


也许可能是我将肉丸子掉在地上了,也许是我跟他顶嘴了,也许是我背着他偷偷去向他单位的医务室的王阿姨要了好吃的喉片了。


总之,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会开始生气。有时候,他会给我一些准备,让我可以看到天气的变化。首先是乌云越来越多,然后才是电闪雷鸣,最后才是暴风骤雨。


但是很多时候,我会发现自己突然置身于暴风骤雨之中。连个雨伞都没有的我,就只能孤零零地一个人站在电闪雷鸣下面,任由残酷的天气摧残。我能做的就是关闭自己的感官,让自己没有感觉,不让外界的信息进来伤害我、刺激我,让我痛。


暴风骤雨的到来并不会因为是在公共场合而有任何减轻。无论是在公共汽车、火车上、大街上,没有任何场合可以让我觉得自己是完全安全的。


她用十年走出幼时被家暴阴影:“打是亲骂是爱”观念是时候改变了  



在封闭的公共场合里其实更糟糕,例如火车上。我不可能逃开,因为他总能把我追回来,让我站到一个离他更近的地方接受他的“教育”,而周围的人可以饶有兴致地观赏到一场家教的直播实况。


妈妈保护不了我,因为现在想起来,她可能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到了现在,我才明白那是“家暴”。


我开始明白为什么在和初恋男友朝夕相处的几个月后,我会握住他的手,望着他的眼睛,很认真的问一句,“你怎么就从来没有打过我呢?”


在初恋的我心中,男人就是要打女人的。



她用十年走出幼时被家暴阴影:“打是亲骂是爱”观念是时候改变了  


“家暴”曾让我离父母越来越远


从小到大,我认真学习,成绩数一数二,这是因为,我知道躲避暴风雨最安全的港湾就是学习。


父母“学习第一,学习至上”的信念方便地为我在自己的孤岛周边筑起了一道坚固的城墙。只要我成绩好,那么没有我的允许,谁也进不来。


“学习”是我最好的防御和挡箭牌。我用“学习”将自己包裹起来,在其中找到生命里的一点稳定性、一点安全感。


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北大,与此同时拿到了香港中文大学的通知书。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放弃北大去香港上学。


她用十年走出幼时被家暴阴影:“打是亲骂是爱”观念是时候改变了  


父母的支持是一方面,但是现在想起来,这是我的潜意识在左右着我,让我远离我的原生家庭。后来,我遇上了我的第一任美国男友,大学毕业一年以后就随他搬到美国去了。


当时为其名曰是追求事业上的更高点,但是实际上,这是我自己的潜意识再次引导着我走向离原生家庭更远的地方。


在到了美国的前十年中,我曾经用各种原因和理由降低他们来美国看我的可能性。那时的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口口声声喊着“我爱我的父母”,但是我所呈现的举动却是完全相反的。


我的道义、我的责任感、我的理性思维一直告诉自己“秧秧,走近他们吧”,而事实却是我与他们渐行渐远。


现在想来,那可能也是因为在潜意识中,我拒绝把童年的伤痛带回到自己成人后重建的异乡生活中。


因为打孩子,会给他带来一辈子带来伤害


经过了近十年的心理咨询,我跨过一道又一道人生的关口,一点一点改善着自己心智的混乱和迷茫,而每一个节点,每一个我需要跨越的心理障碍,几乎都是和童年的家暴相关的。


她用十年走出幼时被家暴阴影:“打是亲骂是爱”观念是时候改变了  


十年的外力,十年的自省,十年的学习,我最终才明白,自己不是爸爸口中那个本质很糟糕、很自私的小女孩儿。


我经历的所有:抑郁、焦虑、自卑、自我关闭、远离朋友、无休止的工作狂倾向等等,一切一切,都始于童年里在暴风骤雨下的自我保护机制。


让自己麻木,是我唯一熟悉的生存方式。


家暴带给我的影响太深,以至于我在一次与父亲面对面、掏心掏肺的交流中告诉过他,他的暴力甚至对我成年以来的性生活产生过影响,让我曾经如此不幸福。


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在用一生来弥补他曾经犯下的错。



她用十年走出幼时被家暴阴影:“打是亲骂是爱”观念是时候改变了  


让家暴在我们这一代停止


首先,我们应该积极主动地去了解自己的童年,以及童年对我们的影响。对自己行为和倾向有着敏感的意识,是我们做到“不打孩子”的第一步。


很多时候我们打孩子是因为我们自己从小被打。在我们的认知中,“打孩子”是我们唯一熟悉的教育方式。当然这不排除那些打孩子只是为了给自己情绪找出口的父母。


我想爸爸习惯打我应该是和他童年时自己经常被打有关的。


她用十年走出幼时被家暴阴影:“打是亲骂是爱”观念是时候改变了  



小的时候我去奶奶家玩儿,有一次我没注意到她正在看电视,凑到电视机前玩儿,挡住了她的视线。只记得我突然感觉到脑后勺一阵灼热,原来是奶奶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脑袋上,让我让开。

我也时不时地会听到爸爸讲起他小时候爷爷用鞋子抽他的经历。我想,所有的这一切让爸爸理所当然地认为打孩子就是天经地义的。


他养育我长大的年代没有互联网,没有育儿专家,没有心理咨询,他又怎么可能在他已有的知识结构下做出和他父母辈不一样的事情呢?


他没有的东西,他给不了我。爸爸对于家暴没有认知,但是我有


我不断告诉自己,“打孩子”在我这一代就结束了。我绝对不允许自己将这种“无意识”继续在我的孩子身上传下去。


她用十年走出幼时被家暴阴影:“打是亲骂是爱”观念是时候改变了  


从我决定要孩子的那一刻起,我就对自己说好了:打孩子是我永远不会触碰的禁区,我此生绝不越雷池一步。


无论通过什么方式,心理咨询也好,冥想、看书、和朋友交流也行,总之,当了家长的我们一定要对自己的暴力倾向变得格外的敏感,对自己打孩子的念头有格外清晰的意识。


下手前,犹豫一下,深吸一口气!住手!


“打是亲骂是爱”毁了多少人!


打孩子看似是捷径,但是长远看来,我们打出的不会是一个心智成熟的人,而是一个未来的受虐者、怯懦者,或是施虐者。


无论哪种,我们打不出来一个心智健全成熟的孩子。


打孩子看似像是在“管教”、“约束”他们,然而,我们如此“不自律”“任性的”管教,传递出的信息只是我们善意意图的反面


打孩子是给自己的无知和懒惰找借口。如果你还是不能从心底感受到那份曾经被家暴过的孩子心中的痛,那就上网搜一下“儿时的家暴对孩子有哪些影响”。


请在心中留下一部分空间,让那些故事影响你吧。如果说,了解自己的童年,解决了认知上“为什么”问题,那么“怎么做” 就交给“冥想”来完成。


她用十年走出幼时被家暴阴影:“打是亲骂是爱”观念是时候改变了  



无数次我的孩子跟我无缘无故的硬着来,无论我说什么,怎么说,他都是一个No。怒火中烧的时候,我会在脑子里想:如果一巴掌打上去,他一定会屈服,哭两声以后,就会乖乖地听我的话了。


但是我想想罢了,甚至连一个念头都算不上。


气急的时候,我想踢玻璃,踢得粉碎。我似乎感到自己突然变成了爸爸,怒火冲天的时候一定需要找地方发泄,最方便最容易的就是出气口就是自己的孩子。


然而,我对自己任何暴力倾向已经变得太敏感了。我会立即强刹车,冲天大叫一声,然后走进一个没人的房间关上门,开始闭眼睛做冥想。


我必须在自己与自己的情绪爆发之间找一个缓冲,哪怕就是几秒钟的时间,也能够让我把自己带出身体,以另外一个我的视角,自上而下审视愤怒的自己。


做了几次深呼吸之后,我会走出房门,用平静和理智去拥抱来自孩子的一切。



她用十年走出幼时被家暴阴影:“打是亲骂是爱”观念是时候改变了  


换位思考,从孩子的视角看“家暴”


我曾经参观过一个现代艺术展,展览中有一个作品是一张超大的桌子和几把椅子,每个成年人可以仰望着从下面走过。


每次我生孩子气的时候,都会想想那张大桌子和大椅子。在孩子的眼里,我们就是坐在那桌子椅子上吃饭的巨人啊!


对这么一群弱小无力的小朋友,我们这么一群巨人,怎么忍心动手?我们一拳一巴掌下去,也许只是手有点儿疼,但是对于孩子们,他们整个身躯都会颤抖。


她用十年走出幼时被家暴阴影:“打是亲骂是爱”观念是时候改变了  


记得我的一个当了爸爸的好朋友告诉我,有一次他3岁的小儿子对他说,“爸爸不打小宝,小宝会痛。”我朋友立刻泪如雨下,心灵受到震荡,于是发誓,暴力从此在他的“家教”词典中消失。


他是一个如此有自知有意识的父亲,他的孩子是幸运的。


我写这篇文章不是来控诉我童年的遭遇,而是希望借分享我的经历,给那些希望通过“打孩子”来管教孩子的家长泼上一盆冷水,告诉他们:请停手!。


这十年里,我对父母,尤其是父亲的态度,从怨恨、断交开始,逐步发展成尝试沟通、以至于最后的完全原谅,甚至是全心全意去拥抱他、去爱他。


虽然我用了十年的时间与父亲和解,但是我仍然庆幸自己能够在有生之年让他了解我,让自己宽恕他。


我并没有给自己制定一分“原谅父母”的时间表,只是自然而然,我走到了那里。


她用十年走出幼时被家暴阴影:“打是亲骂是爱”观念是时候改变了  


我原谅了父亲,不是因为我应该,而是因为从前的他视我为私有财产,情绪发泄的对象;而现在的他视我为独立个体,尊重我爱惜我


我原谅了父亲,不是我应该,而是从前的他是有毒的,而现在的他,就像是你、我一样,只是不完美而已,但确实值得爱的。我变了,他也变了。我原谅了他,是因为他变了。


我和他曾有过多次深入的交谈。我曾把他对我成年的影响一五一十地讲给他听。我告诉他,我知道“家暴”并不是我们的个体现象,而是带着文化和时代烙印的普遍现象。


我告诉他,我希望通过分享自己的经历让更多的中国父母(无论年轻的还是年长的)意识到家暴对人的伤害。我感谢爸爸放下他的权威倾听我全部的经历,而且用实际行动来表达他的改变。


这篇文章,就是在爸爸的认可甚至祝福之下写出来的。最后再大声说一句:愿天下不再有打孩子的父母。


--------------------------------------------------------

本文章转载自头条号少年商学院,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阳光守护家长端

家长端

阳光守护公众号

公众号

标签:

全部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