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学生在校违纪频繁被送“道德提高班”,患精神分裂后坠楼身亡

芥末堆看教育   2019-11-15 17:30:09   阅读次数: 48

高一学生在校违纪频繁被送“道德提高班”,患精神分裂后坠楼身亡

学生王益虎生前照片

芥末堆大卫 11月14日报道

11月6日晚六点,贵州省三穗县民族高级中学(以下简称“三穗民高”)学生、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王益虎刚吃了一口饭,便称吃不下,“很难受”,父亲王诚章以为是病情发作,还没吃药,让他忍着点。过了一会儿,在厨房做饭的他听到一声声响,孩子从四楼客厅外的护栏边坠楼了,送到医院后,不幸不治身亡。

两年来,王诚章一家耗尽家财均未能治好王益虎的病。其认为孩子患病和学校班主任因其成绩差,频繁要求其进入“思想道德提高班”接受惩戒等施压性管理脱不了关系。

“思想道德提高班”系2016年该校为教育违反校纪班规的学生而专门成立的,违纪学生需在教室里进行自学,学习内容包括三穗民高2018届年级组自编的《思想道德读本》、《弟子规》及本班正常课程表上的课程,并在学习后写不少于800字的心得体会。

当事班主任回应称,王益虎在校存在迟到、旷课、上课睡觉等行为,惩戒只是为了更好地管理学生,且在反省室,王益虎均未按规定完成任务。

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教育局调查后认为,王益虎被多次带进思想道德提高班属实,但未发现班主任对王益虎进行人身攻击、辱骂、殴打等行为。且该局无法认定让王益虎进三穗民高设置的“思想道德提高班”,与导致王益虎患精神分裂症是否存在直接关联。

在王诚章看来,孩子心理承受能力与学习能力弱、性格内向,在提醒老师不能施压管理后仍被学校忽视,在数次被带进思想道德提高班后,孩子的精神状况不断恶化,这或与其最终被确诊为精神分裂症存有关系。

11日,芥末堆致电三穗区人民政府和黔东南州教育局教师工作科均无人接听。该校校长和三穗县教科局局长均未回复短信问询。

高一学生在校违纪频繁被送“道德提高班”,患精神分裂后坠楼身亡

数次被安排进道德提高班后,家长称精神状态明显变差

王益虎第一次被安排进该校思想道德提高班是在2016年5月5日。王诚章告诉芥末堆,因高一半期考试语文成绩差,儿子被班主任龙老师责令停课在家,抄写知识框架,反思一天。王益虎从早上6点抄到晚上12点,没能抄完,“我当时看太晚了,就让他去睡觉”。

第二天,由于未完成该任务,王益虎被班主任叫到“思想道德提高班”反省一天。“当天我儿子回到家里,面色凝重,不言不语,闷闷不乐,不思饮食”。

其后又因迟到、上课睡觉等原因,王益虎被班主任多次叫到思想道德提高班反省,在6月中的一次反省后,王益虎到家后,家人看到其眼神呆滞,不说话,不吃喝,拿着被子把自己的头包住,全身在发抖。

高一学生在校违纪频繁被送“道德提高班”,患精神分裂后坠楼身亡

班主任发给王诚章其儿子在课上睡觉的彩信

王诚章打电话给班主任了解情况时,两人在电话里起了争执,王诚章认为孩子上课不吵闹,睡觉不算违纪,不能随意将其儿子赶出班级,将学生弄进思想道德提高班等于变相“体罚”,但班主任认为,学生睡觉就应该管,进反省室写检讨书也是为督促学生多学一点。

双方各执己见,王诚章就此向三穗县教科局反映。6月17日,“通过教科局和学校协调,龙汉先老师同意我儿子继续在班里上课。但龙汉先老师提出条件,复课可以,但要调到最后一桌”。

王诚章在信访材料里写到,其后王益虎又因上课打瞌睡,于6月19日、20日、21日上午,连续三天被班主任要求停课到反省室反省。在王诚章看来,这是对方的打击报复。

21日中午,孩子突然跑回家中,向其哥哥打电话称,“四周都有外星人在控制他,老师在谩骂学生,害怕去学校等”,并表示肚子痛,家人立即将其送到当地县医院,但未能检测出病情,其后回家静养。

后经王诚章劝导,儿子去学校上了晚自习,“但7月12日,学校期末考试时,班主任未安排他考试”。孩子不久后返回家中,“精神状态更差,病情开始加重,眼神游离不定,发展到尖叫,撕课本,砸东西”,其后数月越发严重,甚至出现自残行为。家人辗转多地医院诊断确认,王益虎患上精神分裂症。

高一学生在校违纪频繁被送“道德提高班”,患精神分裂后坠楼身亡

王益虎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

性格内向书写能力弱,800字的作文最多写200字

王诚章在当地一所学校任教,在他看来,王益虎性格内向,学习及表达能力弱,小学和初中的很多科目都是其每天为孩子辅导功课,“一题一题教,错了抄一遍再做一遍,懂了再教下一题,循序渐进地教,直到孩子学会了为止”,为了让儿子学好语文,还专门买了学习机,让孩子听湖北黄冈的语文老师授课,“如果没这样的话,他很难上到高中”。

其表示,孩子的表达向来不好,尤其在语文作文上,很少能顺利完成,“他怕写作暴露自己的内心世界,同学笑他”。

该说法得到王益虎此前的班主任石老师的证实。其透露,王益虎在第一次月考中,800字的作文只写了100字,主观题最多也只写一句话,“他说他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在交谈中,石老师了解到王益虎喜欢历史,知道不少故事,便告知他写作文时也可将类似素材加进去。

她给王益虎设置了小目标,下次考试时争取把作文写完。

第二次月考时,王益虎写到了600字,也在作文中放进了之前讲到的故事素材,但运用得较为刻板,并不符合题眼。王诚章透露,王益虎的记忆力很好,对一些地理知识、历史故事几乎过目不忘。

石老师回忆王益虎在自己班内时,人很安静,女孩子、老师跟他讲话都会脸红,反应上相对较慢,成绩也处于倒数,但没有看到上课出现睡觉或者会打扰别人等情况。王诚章表示,孩子跟他小时候很像,成绩不好,常常处于班级倒数,其后靠着自己努力渐渐找到学习方法,后面考上了师范专业。所以自己很注重教学和孩子学习的过程,会让孩子一题一题啃,能做多少算多少。

王诚章认为,升到高中后,孩子学业增多,教学节奏加快,晚自习到11点才放学,孩子到家已至11点半左右,自己没有更多时间来辅导。孩子睡眠不足、学业跟不上,很容易犯困,频繁被老师叫到思想道德提高班后,课业进一步落下,学生更无兴趣上课,造成恶性循环。

王诚章透露,自己在5月3日时就曾向班主任透露孩子的情况,要求其不能施压管理,此后又申请能否提前一节让孩子回家,由自己在家辅导,但被忽视。

高一学生在校违纪频繁被送“道德提高班”,患精神分裂后坠楼身亡

违纪学生需在思想道德提高班学《弟子规》,写不少于800字心得体会

王诚章表示,三穗民高所谓的“思想道德提高班”,并不安排任何老师对学生进行面对面的心理疏导和指导,只叫学生呆在反省室写检讨。

在三穗县教科局回复王诚章的信函里介绍了思想道德提高班的情况。该班系2016年3月春季开学时,为教育违纪学生,经该校高一年级组全体班主任讨论成立“思想道德提高班”。

进班对象分为四类:(1)不服从老师管教,态度、行为恶劣的学生;(2)班主任多次提醒和教育屡教不改的学生;(3)班主任联系家长到校共同教育,家长推脱或逃避班主任的学生;(4)学校巡视、教师纠察到的违纪学生。

以上四类学生,由班主任送入,进班时需填好违纪学生登记表,并要求违纪学生学生严格按照学校作息时间正常作息,在教室里进行自学。

学习内容包括三穗民高2018届年级组自编的《思想道德读本》、《弟子规》及本班正常课程表上的课程,年级组长和本班班主任老师在没有课的情况下对“思想道德提高班”随时进行巡视,了解本班违纪学生的思想动态,进行安全教育,督促学生学习。

违纪学生在“思想道德提高班”学习1-3天(最多不超过3天),学习完后书写不少于800字的心得体会,交给本班班主任审核签字后,再交年级组存档并办理出班手续,最后由班主任将本班违纪学生领回原班级上课。

信函强调设置“思想道德提高班”,是面向所有违反校纪班规的学生,而不是针对个别学生。

并透露“思想道德提高班”设置在空置教室,“与其它教室一样,灯电正常,门窗都能正常打开,学生能正常出入,安排有专门值日生”,并非如王诚章所说的被关“禁闭”。但王诚章认为,孩子作文也只能写200字,要其写800字的检讨,肯定完成不了。

高一学生在校违纪频繁被送“道德提高班”,患精神分裂后坠楼身亡

官方:无法确认因果关系,思想道德提高班被取消

王诚章所说的半期考试,实际上是一次文综考试(总分300分,160分选择题、140分非选择题),王益虎只得了68分(选择题64分,问答题4分),这被班主任龙老师认为是不遵守纪律。

其告诉芥末堆,在班级第一次文综考试时,其注意到部分同学和王益虎一样,卷子没写完。他便向学生们强调,无论题目会不会做,起码要写满,“主观题能写完多少都会得点分”,但王益虎的问答题大部分没写。

龙老师认为,让他回家写知识框架一来可以巩固知识点,二来多少也算个惩罚,并表示这个方案当时也获得王诚章的同意,且自己当时还建议王诚章带孩子去看下心理医生,王诚章不置可否。但第二天早自习时王益虎未能交出作业。他便要求其到思想道德提高班内写反省,但最终,王益虎并没写,“问为何不写,他也不答”。

对于王诚章所说,龙老师后面几次让孩子进入思想道德提高班是报复行为,龙老师回应,一来自己跟王益虎没有利益关系,二来王益虎也是自己的学生。且因睡觉进思想道德提高班的不止王益虎一人,其他学生写完检讨书后就回班级,王益虎则一直没写,有时还趴在桌上睡觉。

他认为,学生若在课上睡觉而老师视而不见,那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也无法管理好整个班级。自己之所以拒绝王诚章申请孩子提前回家,主要是考虑到不能为其一人搞特殊,且学生路上万一出现安全事故自己负不起责任。

芥末堆联系到王益虎的一位同学,但对方以间隔时间久远,“怕有片面的描述影响这件事的公平公正”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对此,芥末堆联系了该校校长及三穗县教科局局长,但均未获回复。三穗县政府于1月8日在人民网贵州省领导留言板上公开回复王诚章,王益虎因违反校规和班规,三次被班主任龙汉先老师安排进入“思想道德提高班”进行教育,且都是按照学校的作息时间正常作息。

未发现龙老师对王益虎进行人身攻击、辱骂、殴打等行为。根据多次调查核实情况,没有证据证明王益虎同学患精神分裂症系学校、老师的教育管理所致。因此,不能认定王益虎同学患上精神分裂症与学校、老师的教育管理存在因果关系。

高一学生在校违纪频繁被送“道德提高班”,患精神分裂后坠楼身亡 高一学生在校违纪频繁被送“道德提高班”,患精神分裂后坠楼身亡

黔东南州教育局给出的调查过程

而在王诚章提供的另外一份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教育局的回复材料中提到,孩子此前因考试不理想时,被王诚章要求重写卷子,但遭到孩子拒绝,最后因此饿了一顿饭,从此之后再没唤过父亲,而母亲则因孩子玩电脑太久,将电源线拔掉,直到现在都未和母亲打招呼,需要什么东西都只是写在手机上让对方去买。

该局认为从上述例子可以看出王益虎对父母管教和调节自身情绪方面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困难,可能是心理障碍的原因或者表现。

高一学生在校违纪频繁被送“道德提高班”,患精神分裂后坠楼身亡

黔东南州教育局的调查结论

上述例子虽得到王诚章的证实,但其表示,自己以前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后来在稍长之后意识到家长的不容易,并最终合好,他希望能够通过行动去感化孩子,“对孩子施压只会引起反弹,教育应因材施教,对不同学生采取不同的方法,但学校老师并未做到”。

不过,上述回复均未对该校设置的思想道德提高班是否合规做出判断。2017年1月8日,该校召开全体班主任会议,决定取消“思想道德提高班”,据班主任龙老师向芥末堆透露是因为有些人觉得这样不妥。

今年3月份,王诚章将学校告上法庭,目前,三穗县人民法院已受理此案,但至今尚未开庭。

阳光守护家长端

家长端

阳光守护公众号

公众号

标签:其他

全部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