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国际教育现状:遭遇政策“寒流”,民办校路在何方?

芥末堆看教育   2019-07-31 11:15:24   阅读次数: 7

合肥国际教育现状:遭遇政策“寒流”,民办校路在何方?

图片来源:unsplash

合肥市教育局召开了关于规范开展国际教育的专题会议,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力度,保障学生及家长的合法权益,坚持依法办学,维护教育政策的严肃性。

合肥国际教育现状:遭遇政策“寒流”,民办校路在何方?

图片源自合肥市教育局官网

此次会议释放出的信号是否意味着合肥将限制打压国际教育?当地新兴国际化学校有无可能面临夭折?目前合肥地区国际教育的发展现状如何?

带着以上疑问,新学说于5月下旬开展了合肥地区的访校,此次走访的学校以华东康桥国际学校合肥校区、新华公学、合肥安生学校为主。整体上,合肥地区国际化学校数量在全国范围内占比较小。

合肥地区国际化学校发展现状

合肥国际教育现状:遭遇政策“寒流”,民办校路在何方?

数据来源:新学说国际学校在线四库全书

学校数量

截至2019年5月,新学说在线四库全书统计显示,目前合肥市运营中的国际化学校共有20所(如有遗漏,欢迎补充)。受外企落地、人才引进以及居民教育观念的影响,近两年,合肥地区国际化学校增速较快。

建校历史

从建校时间来看,合肥地区的国际教育起步较晚。中国大陆最早的国际化学校始于上世纪80年代,而合肥地区最早的国际化学校合肥世界外国语学校诞生于2000年。从2018年开始,合肥地区国际化学校如雨后春笋般开始涌现出来。例如,新学说此次访问的合肥安生学校成立于2018年,华东康桥国际学校合肥校区、新华公学成立于2019年。近两年,合肥大力建设科技之城,发展跨境贸易,引进和吸引了很多外来人才,并促使很多高净值家庭落户合肥,他们对国际教育的需求直接促成了国际化学校的蓬勃发展。

学校性质

合肥地区有6所公办国际化学校,13所民办国际化学校,1所外籍人员子女学校。从学校性质来看,民办学校最多,这反映出合肥地区国际化学校市场吸引了诸多社会资本投资办学。而外籍人员子女学校寥寥无几,这也从侧面说明合肥地区外籍家庭数量相较于一线及部分沿海城市有比较大的差距。

建校模式

随着合肥市政府大力引进人才,高净值家庭群体落户合肥,国际教育市场需求激增,多种模式的国际化学校也应运而生。除公立学校外,也有当地跨行业的现代化企业集团办学。如新华公学是新华控股集团为弘扬合肥“大湖名城、创新高地”的城市精神,而创办的一所十五年一贯制的国际化学校。合肥安生(托马斯)学校则是引进美国托马斯杰弗逊科技高中融合课程的理念及教育资源。华东康桥国际学校合肥校区通过国内教育品牌——“康桥”进驻进行办学。相对而言,合肥地区合作办学模式居多。

开设学段

合肥地区十五年一贯制学校共计9所,占比接近一半,这与当地国际化学校多为民办学校性质有关。国际高中有7所,除卡迪夫公学(合肥)学校之外,其余6所皆为公立学校国际部(班)。除此之外,有4所国际化学校开设小初高学段。

师资

整体上,合肥地区国际化学校教师数量在50—150人之间(视学生数量而定),师生比约为1:4。教师招聘渠道,除了国内国际招聘展会之外,也包括合肥当地国际教育圈内的师资流动。一线城市人才回流到合肥此类的二三线城市工作的趋势也在逐渐攀升。

学费

合肥地区国际化学校幼儿园阶段的学费区间为4-8万元/年,小初高阶段学费在5-15万元/年之间。对比全国其它城市,合肥地区的国际化学校学费处于平均水平。学费高低一方面代表课程成本高低,另一方面,一定程度上代表家长和学生对课程的认可程度,同时与课程开设学校类型也有直接关系,开在公立学校国际部的课程学费相对较低。

面临的问题与挑战

新学说在走访过程中,听到了一些合肥地区国际教育者的忧虑,从他们的反馈中,我们可以发现,该地区国际教育面临的一些挑战。

政府严格把关,政策趋紧

5月7日,合肥市教育局曾召开规范开展国际教育专题会议,会议对规范合肥市各级各类学校开展国际教育的宣传和招生工作提出了具体明确要求,要求明确把握好国际教育办学的政策规定。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会议明确事项第三条提到:开展国际教育的学校应将招生简章和广告报市教育局备案,任何学校未经许可不得开展国际教育的宣传和招生活动,否则将依法处罚。筹办中的学校不得招生。

义务教育学校不得以“国际部”、“国际课程班”、“境外班”等名义招生。义务教育阶段不得引进原版的外国教材和课程,必须完成国家规定的课程教学任务。严格规范高中阶段学校“国际部”、“国际课程班”、“境外班”招生教学活动,其使用的教材和设置的课程内容必须报审批机关备案。

此次会议表明,合肥市教育局将对国际教育严格把关,强化日常监督和管理,决心规范和整治鱼龙混杂的国际教育市场,打击违规办学行为。长远来看,此举利于当地国际教育规范发展,但也不得不承认,它为国际化学校引入国际课程以及市场招生带来了很大挑战。

家长对国际教育的认知有待提高

相较于一线以及沿海发达城市,合肥地区居民对国际教育认知程度较低。一些家长对国际教育仍停留在一知半解,甚至有所误解的阶段,他们仍持有“孩子学习不好才送出国读书”的旧观念,而对于成绩较好的学生,公立学校、高考路线依旧是该地区学生家长的首选。学校在与家长的沟通过程中,需要进一步解释国际教育理念以及国际课程等相关概念。

市场起步晚,竞争愈发激烈

我国的国际教育初始发展阶段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之后,越来越多的国家与中国建交,随着外交人员群体的增加,外籍人员子女学校开始出现。

2000年后,国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高净值人群不断壮大,越来越多的家庭思想观念开始转变,国际教育进入快速发展期。合肥在这个阶段诞生了第一所民办国际化学校——合肥世界外国语学校。2010年左右,为满足部分学生到海外留学的需求,几所公立学校国际部(班)相继成立。从历史发展来看,合肥地区起步较晚,其国际教育氛围尚未形成,理念仍需普及,相较于其它发达城市,它仍处在追赶阶段。

在合肥的国际教育市场尚未成熟之际,2018-2019年有一大波国际化学校相继落地,这也直接造成了当地国际教育竞争的加剧,学校在招生时不可避免会面临“货比三家”的问题。在国际教育规模效应欠缺,市场向心力不足的情况下,学校之间竞争加剧,对于每所学校来说,在招生时都会面临更多挑战。

科技之都、人才回流带来发展机遇

科技之光吸引高净值家庭落户

合肥是全国首个科技创新型试点市,也是WTA(世界科技城市联盟)会员城市之一,目前正在创建成为中国科学城(有望进入国家十一五计划)。合肥拥有“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合肥火灾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合肥)同步辐射实验室”等国家重点科研设施及33个省部级重点实验室。

随着合肥“大湖名城创新高地”的发展,合肥将加快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创新之都。科技创新成为合肥发展指挥棒,辐射带动高精尖产业落地,同时吸引了大批外来高净值家庭落户,而这些家庭对子女教育往往有更高要求,他们更加渴望国际教育,这为当地国际教育的发展提供了良好机遇。

经济战略地位承东启西

安徽省紧靠以上海为中心的长江三角洲经济区,是临江近海的内陆省份。中国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安徽省在西部大开发战略中具有独特的承东启西、连南接北的区位优势,而合肥作为安徽省省会,起到了引领全省发展的带头作用。合肥也将充分发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双节点城市优势,积极融入全球开放体系,着力提升竞争合作水平。政府推动发展跨境贸易,招商引资,不断促进合肥经济发展,居民可支配收入持续增加,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始有能力支撑孩子接受国际教育。

受到经济和科技双轮驱动的影响,合肥地区国际化学校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2019年,一大波国际化学校落户合肥。其中包括:合肥上海世界外国语学校、协和合肥校区、康桥国际学校合肥校区、新华公学、卡迪夫公学(合肥)学校、莱普顿公学落子安徽合肥。

一线城市人才回流

随着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国际化学校市场日趋饱和,国际教育资源逐渐向全国范围内二三线城市纵深发展。大批新建国际化学校落户合肥,也为在一线城市工作的安徽籍人才提供了回乡就职的良好机会,像华东康桥国际学校合肥校区、新华公学、合肥安生学校不乏有教职工从北京上海等地的国际化学校跳槽而来。

此外,作为国家重要的科研教育基地,诸多科技企业可以为员工提供丰厚福利待遇,满足其职业发展需求,部分厌倦了一线城市生活和工作节奏的人才,也会回流到合肥此类发展潜力广阔的城市,他们对子女教育的高要求,刺激了当地国际教育的市场需求。

总体来看,科技兴城吸附大批人才落户是合肥新增多所国际化学校的关键因素,而这些学校的出现,也将推动当地国际教育发展迎来一个“小高峰”。

另一方面,合肥市教育局对于国际教育既不属鼓励支持,也不算打压,目前仍处在观望阶段。当地政府提出要加强对国际化学校的审查和监管,根本上也是为避免劣币驱逐良币,规范国际教育市场良性发展。此外,如合肥安生(托马斯)学校这类民办学校本身就是由合肥市人民政府招商引进,基于此,当地政府也不会封死国际教育发展之路,去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新学说”。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阳光守护家长端

家长端

阳光守护公众号

公众号

标签:教育政策

全部评论    0